电竞选手光环下的阴影 收入待遇两极分化

来源:北京商报

在疫情的冲击之下,从东京奥运会到欧洲五大联赛,传统体育赛事接连陷入了停滞;相较之下,新兴的电子竞技却呈现出逆势生长的态势,不仅《英雄联盟》(LPL)春季赛已于5月初顺利收官,《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S10也在不久前确认,将于10月在上海如期举办。如火如荼的电竞俨然正处于“出圈”的绝佳时期。而在行业大踏步迈入高光时刻之时,光环之下的阴影也逐渐显露出来。在行业培养机制尚不完善的现状之下,那些不被聚光灯所宠爱的电竞选手们,也对“青春饭”之后的未来感到迷茫。

收入待遇两极分化

“在我身边,一线的电竞选手哪个不是都有车有房的,我这个只能算是标配。”陈新是国内某电竞职业俱乐部的选手成员,主玩游戏《绝地求生》。尽管年仅20岁,但陈新两年以来辗转于国内外各大小赛事,并凭借两年来攒下的工资与奖金为自己在一线城市购置了房子与汽车。

近年来,随着社交网络的发展以及电竞行业的火热,电竞选手的生活也被人们放大关注,而部分选手的从业案例,也让这一行业被贴上“电竞选手等于赚很多钱”的标签。为人熟知的案例是效力于IG电子竞技俱乐部《英雄联盟》的职业选手高振宁,身价超过1500万元。

与吸金的高振宁类似,在刚刚结束的LPL春季赛决赛中,有细心的网友发现,TES电竞俱乐部的选手Karsa佩戴的手表是售价高达160万元的限量款。

然而,并非所有的电竞选手都风光无限。“实现高身价的电竞选手只是少数人,还有很多人在二三线的俱乐部替补席上挣扎。”21岁的周超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自己之所以会进入到电竞行业,是因在某直播平台玩游戏玩得好而被挖掘到俱乐部,但目前在俱乐部打拼快三年了,仍和队友蜗居在地下室,生活上入不敷出,“很多人都喜欢玩游戏,成为职业选手可以说是很多喜欢玩游戏的年轻人的梦想,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走到上面的位置”。

据人社部2019年6月发布的《新职业——电子竞技员就业景气现状分析报告》显示,尽管顶尖电竞职业选手年薪基本都能达到百万元及以上,但不同梯队的电竞职业选手工资水平差距较大,一线选手、二线选手、青训队员的工资水平明显不